瑆鸠

【双赤】熔金

#一发完,小学生笔文,求轻喷
#私设如山
#俺赤为征十郎,仆赤为赤司。

正文:
「赤司家不需要失败的继承人!」
「啪!」
征十郎脸迅速红肿起来,他紧紧的咬着下唇,不发出一丝声音。他抬起头,眼中是满满的倔强,他松开下唇。
「抱歉,父亲大人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。」
「赤司家不允许有一个有污点的继承人,更不需要一个废物。」
「是。」
征十郎把手中一份二等奖的奖状捏的发皱。咬牙出了房门。二等奖,对于赤司家来说就是一种无能,征十郎懂得。
他躺在床上,蜷缩着,眼泪不受控制的滑下脸庞。
「只要……只要一直赢下去就好了吧?是吧?」
「征十郎,不要哭。」
征十郎警惕的环顾四周,却看见镜子中的自己。左眼不再是耀眼的红色,而是熔金般的金色。征十郎的手覆在自己左眼上,声音颤抖着。
「你……是谁?」
「我是你啊,我是赤司征十郎。」
征十郎眼前不再是他的房间,而是一张奢侈至极的王座,上面坐着与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年,除了那只左眼。他不同意与征十郎给人那温润如玉,却透着疏离的气息。而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冷漠,带着巨大的压迫感。
赤司走下王座,把嘴贴在征十郎耳边说。
「征十郎,不要哭,敌人会笑。你有我就好,征十郎是最完美的,我知道。」
征十郎对眼前的少年有这莫名的信赖感,他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,他愿意在「他」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脆弱一面。他已经累了,他身上背负了太多。
「赤……司?」
「嗯。」
「……我累了。」
赤司笑了,他抚摸着与他一样的赤发。
「征十郎,把一切都交给我吧,好好休息。不要违背我,违背我的人,就算是父母也得死。当然,这些人里不包括征十郎,但征十郎也会受到惩罚呢。所以,去休息吧。我即是你。」
征十郎把头靠在赤司肩上。他不再是孤身一人,现在,他有「他」。
「我相信你。」
赤司笑了,眼中是张扬的自信。谁都不允许伤害征十郎,他的征十郎谁都不能动!
「好好休息。」
……
再睁眼,眼中只有熔金色的寒冷。

叶神生快

我一生最幸运的事是遇见你

叶神生快

叶神生快!荣耀不败!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白帝

想些点东西,一字一字慢慢来
雪峰上,一个少年手握一把漆黑的刀照在顶峰,身下是数具尸体,死去的人年龄与少年相差无几。
'白帝'
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传出,白帝的周围空无一人。
“龙雀,怎了?”
少年把手放在刀柄上,眼中是难掩的疑惑。龙雀极少出声,在他进入试炼后更是从未出声过。
'试炼快结束了,药也集齐了,找个灵气足的地方炼化吧。'
白帝从怀中取出面具带上,离开了雪峰。灵气足的地方他早已打探好。一路狂奔,白帝来到了一个泉眼处,灵力十分充足。
白帝小心的把龙雀浸泡在充满灵力的水中后,在一旁炼化。此处属于试炼地的边缘,并不担心有人会来打扰。白帝为了保险起见还设下了陷阱。
时间消逝的很快,转眼一星期过去了,白帝缓缓睁眼。眼中如同有星辰闪烁,如星海一般夺目。在醒来的第一时间,白帝望向泉眼处。刀不见了,只见一男子泡在此处。
“龙雀?”
白帝试探的叫到,眼前的人身上衣服的花纹和龙雀刀身上的极其相似。男子睁开眼,看到白帝后从泉水中起来。男子完美的身材被湿透了的衣服勾出,白帝退后了一步。
“白帝,醒了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呼,先写到这,去睡了~( ̄▽ ̄~)~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月18